羅永浩成“老賴”!最新回應:哪怕“賣藝”也會還債     DATE: 2022-01-25 09:37:00

羅永浩最近“太難了”。今年再次創業的羅永浩看準了電子煙的風口,不想近期遭遇最嚴監管政策。11月3日又羅永浩最近“太難了”。今年再次創業的羅永浩看準了電子煙的風口,不想近期遭遇最嚴監管政策。11月3日又一消息傳來,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及羅永浩被法院限制消費。11月3日晚間,羅永浩通過微博回應稱,已還3億公司債務,會繼續努力,在未來一段時期把債務全部還完,哪怕以“賣藝”之類的方式。羅永浩成“老賴”11月3日,查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發現,10月30日,丹陽市人民法院向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錘子科技)頒發“限制消費令”:由于該公司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對錘子科技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并限制該公司及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影響債務履行的直接責任人員、實際控制人)羅永浩不得實施以下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一)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二)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三)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四)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五)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六)旅游、度假;(七)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八)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九)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羅永浩:“賣藝”也要還債針對相關報道,羅永浩11月3日晚間在微博上發長文回應,他表示已經還掉了3個億左右的公司債務,這期間公司質押股權和變更法人之類的行為,也是為了還債工作所必須的繼續經營需要,不是為了賴掉公司債務。最后,他向債權方、投資人和所有關心錘子科技的朋友表示道歉,錘子科技還是會繼續做下去,個人也會以“賣藝”之類的方式像馬克吐溫和史玉柱一樣償還債務。網友評論自詡喬布斯從自詡喬布斯開始造手機,羅永浩的創業歷程都在聚光燈下。如今落至被限制消費,頗令人唏噓。據媒體報道,2011年11月初,雷軍邀請羅永浩去小米總部見面。原本羅永浩是想以“營銷推廣方面的能力入伙”小米,但二人見面之后完全聊不到一起。回去之后,羅永浩萌生了自己單干的想法。2012年5月,羅永浩創辦錘子科技。但創業之路并不順利。2013年3月27日,羅永浩發布了基于安卓系統的SmartisanOS。但在發布會現場,該手機操作就BUG頻出。2014年5月20日,錘子手機正式發布,命名為SmartisanT1。但第一款手機就遭遇了產能危機。羅永浩親自前往手機生產線,用了幾個月才解決危機。這直接導致T1銷量慘淡,僅賣出25萬臺。2015年12月,錘子科技宣布將在當月29日發布T2,然而就在發布會前一周,該款手機的代工廠中天信破產,老板劉超強失聯,拖欠員工3個月工資未發。在此后幾年間,錘子科技頻繁傳出資金困局,在羅永浩的斡旋下都得以化解。但2018年下半年,羅永浩未能再抗住。去年11月,錘子科技資金荒導致無法支付員工工資。去年12月5日,錘子科技子公司錘子數碼(錘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發生工商變更,羅永浩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和經理,轉而擔任任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由之前的羅永浩變為溫洪喜,朱蕭木、錢晨等10位董事紛紛退出。手機業務進展不順,羅永浩開始涉足移動社交。2018年8月20日,在堅果Pro2S的發布會上,羅永浩首次介紹了“快如科技”團隊的社交軟件“子彈短信”。這款產品隨后迅速躥紅。當年8月27日,子彈短信完成一輪高達1.5億元的融資,傳投資方為成為資本和高榕資本等,羅永浩其時透露:“五十多家投資機構,才見了不到十分之一。”2019年初,子彈短信更名為聊天寶。上線之初,在羅永浩的帶貨下,聊天寶通過社交賺金幣的運營模式吸引了一批用戶。用戶在社交場景下與熟人朋友聊天、熟人圈互動能獲得金幣獎勵,而且是聊得越多賺的越多,在新聞端口閱讀新聞同樣可以賺錢金幣,而金幣可以兌換現金。同時,聊天寶還直接打出“hello,Wechat,canwechat?”的廣告標語。圖片來源:聊天寶APP官微今年2月,情況急轉而下。國家網信辦約談了包括“聊天寶”在內的四款社交類新功能新應用企業負責人,責成有關企業履行和完善安全機制程序,依法開展安全評估工作。今年3月,媒體報道稱聊天寶團隊宣布就地解散。今年10月31日,原錘子科技COO、字節跳動新石實驗室總裁吳德周在堅果手機新品發布會上表示,今年初,堅果手機團隊整體加入字節跳動,羅永浩已經離開,感謝他過去幾年為公司的付出,也感謝羅永浩對這次發布會的幫助和支持。面對自己早前的手機團隊在開手機發布會,羅永浩在微博上只是回應在12月初亦會召開發布會,至于內容尚未透露。剛投身電子煙創業,遇全網“封殺”電子煙當羅永浩離開其手機團隊,投身電子煙創業時,他又一次宣稱自己將重新定義一個行業:“讓電子煙行業迎來真正的工業設計,告別鄉村風時代。”羅永浩曾在微博表態支持“深圳將電子煙納入控煙管理”,并稱“電子煙的二手煙雖然比傳統煙草小得多,仍然有。電子煙對煙民是好東西,對不吸煙的人還是很不好的,特別是無辜的二手煙受害者。”然而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通告表示:為加強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保護,各類市場主體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任何組織和個人對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的行為應予以勸阻、制止。自本通告印發之日起,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網友們不免一陣調侃,“電子煙要涼,羅永浩老師手機之后第二次嘗試也面臨失敗”。來源:綜合中國基金報、國家煙草專賣局官網、中國證券報來源: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