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丨“挖礦”首現處理官員通報中,發出強烈警示     DATE: 2022-01-25 09:40:45

這是反腐領域出現的新問題、新動向。被查約半年后,江西省政協原副主席肖毅被雙開。11月13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出的雙開通報措辭嚴厲,稱肖毅違背新發展理念,濫用職權引進和支持企業從事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要求的虛擬貨幣“挖礦”活動;不重視家風建設,寡廉鮮恥、道德敗壞。濫用職權支持“挖礦”,系首次出現在被查官員的公開通報中。而該案發出警示,一些官員通過發展新興事物長袖善舞、曲徑通幽,不得不防。肖毅圖據中國新聞周刊肖毅主政期間重點引進的是撫州市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這個號稱要打造亞洲最大單體數據中心的撫州市創世紀,披著“數字經濟”的外衣,從事虛擬貨幣“挖礦”的勾當,已遭曝光。2017年12月14日,撫州發布發文稱,GM基金會是世界上最大的區塊鏈技術企業之一,2017年6月與福建客商林慶星在撫州高新區投資40億元人民幣,建設創世紀科技有限公司超級計算機運算服務中心。2021年6月,針對撫州創世紀與GM公司設備紛爭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書顯示,撫州數據中心的建立以及設備的保管運營,實際是利用設備進行高性能計算以獲得虛擬貨幣獎勵的行為,系國家不予鼓勵的高耗能產業。中紀委通報尚未指明肖毅通過支持企業“挖礦”獲得了何種利益,但多家自媒體稱肖毅疑似收受撫州創世紀巨額比特幣賄賂。為此,九木集團(撫州創世紀隸屬于九木集團)方面予以否認,并稱準備追究造謠者責任。但為了推廣數字經濟,肖毅扮演起“媒人”角色,親自出面促進撫州創世紀與國外企業的合作,卻是事實。“挖礦”不合法也不合規。國家發展改革委11月16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國將以產業式集中式“挖礦”、國有單位涉及“挖礦”和比特幣“挖礦”為重點,全面整治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值得注意的是,撫州市創世紀違規違法挖礦行為,并不難發現。通常來說,查一下月均耗電量就能知道個端倪,但何以能一“挖”多年而相安無事,不能不讓人揣摩“我們老板跟肖毅關系好是屬實的”這一信息的內涵。而據報道,撫州高新區有領導直言,沒管過撫州創世紀,也管不了。相信不久之后,有關內幕就會大白于天下。“挖礦”早已有之,一些網吧就被曝光靠悄然“挖礦”獲得高收益。利用重點引進的企業有組織、有規模地“挖礦”,這無疑暴露了一種全新的、隱秘的犯罪利益鏈條。地方主政官員利用手中權力呵護有加,美其名曰發展數字經濟,富有極大欺騙性和危害性。由于“保護傘”既高大上又“法力無邊”,一般的監管力量根本難以干預。而且,有關主導者也可能會利用“反對創新”的大帽子來“折服”反對者。近年來,一些落馬官員在任時過度熱情引入“重點企業”、處處為其站臺,但最終結果顯示這是一種利益勾兌、利益輸送。一些官員的熱情用錯了地方,但他們滿以為這么表演,一般人看不明白。確實,一般人對于數字經濟等新事物存在認知難點,對于其間的一些“奧妙”也難以察覺。這種信息不對稱造成的隔膜,給了一些問題干部以“暗度陳倉”的自信。三年前,“湖南農村太陽能路燈腐敗案牽出400余人,近兩千盞不亮”事件令人關注。事實說明,隨著新項目的拓展、新事物的引入,“腐敗”也在尋求新的“增長點”“隱蔽所”。這是反腐領域出現的新問題、新動向。無論何種形式的腐敗,搞一言堂、故意脫離監督,是核心特質。撫州肖毅的實例就表現出一人拍板無人敢質疑、頂真的一面。在撫州,BRT公交線路同樣是肖毅的政績工程和面子工程,雖然這一項目并不適合撫州這樣的小城市,其專用通道導致本就不寬敞的道路變得更加擁堵,還導致兩側車輛無法停車掉頭,但有了“肖書記”的“潑辣”推動,這個新項目就堂而皇之地成為現實。因此,反腐重在對地方“一把手”的權力任性進行約束,重在推行集體決策、健全監督網絡,絕不允許一人說了算。腐敗者再善于利用新事物掩飾,也遮不住腐敗本質。今后,對于一些前端創新項目,不能聽憑“一家之言”,而是要廣泛進行科學研討、征求意見,避免從決策開始就進入誤區和“病區”。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伍里川編輯黃靜紅星評論投稿郵箱:hxpl2020@.com(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