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員_空間站睡覺都被迫擠一起!美媒_中國空間站像蘋果專賣店     DATE: 2022-01-25 10:07:17

2022年1月13日,北京晚報發表一篇標題為“中國空間站與國際空間站對比圖火了,網友直呼“畫面引起舒適”的文章,就半年前中國發射的天和核心艙內的照片與國際空間站來了個對比,結果網友驚呼“我們的空間站看著就舒服”。斯科特·凱利:要得幽閉恐懼癥,美媒:中國的床鋪要大好多!著名的宇航員斯科特·凱利估計很多朋友都認識,就是在太空呆了520天后回到地球和他的雙胞胎兄弟對比,看DNA變異量到底有多少,結果檢出8.7%的DNA發生永久突變,這個新聞把全世界都嚇了一跳。但其實這是一個烏龍事件,媒體把他變異的DNA中有8.7%永久變異和全部基因的8.7%混淆了,畢竟人類和黑猩猩之間的差異也就1%左右而已。當然今天不是說DNA的,而是說他吐槽國際空間站的休息環境差!凱利稱航天飛機休息的條件最差,每個人睡覺的空間很小,沒有私人睡覺區域,大家都睡在一起,起來尿尿大家都能聽到!國際空間站好多了,但空間仍然非常狹小,比電話亭還小,每當睡覺時還要求將心電監測放在身上,爬進一個沉重拉鏈的厚橡膠袋,然后塞進那個看起來像“壁櫥”的私人休息空間,簡直要得幽閉恐懼癥。Futurism:中國人的鋪位堪稱巨大2021年9月22日,Futurism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討論了中國空間站和國際空間站的對比,其中對床鋪的描述挺有趣:TheBunksintheChineseSpaceStationAreAbsolutelyEnormousTheylookalotbiggerthantheonesonboardtheISS.中國空間站的鋪位絕對巨大它們看起來比國際空間站上的要大得多。其實原因挺簡單,因為CGTN(中國國際電視臺)發表了一張湯洪波的床鋪,看起來寬敞明亮,更讓人羨慕的是居然還有個窗戶,這一點真的讓窩在黑魆魆“壁櫥”里的斯科特真是羨慕不已。這個床鋪有很高的的頭部空間,也就是“坐”在上面都沒問題,盡管空間站中沒有所謂的坐或者躺的概念,但這種保持了地面上居住習慣的床鋪無疑給人很舒服的感覺。天和核心艙的簡潔,到底是如何管理的?天宮空間站不僅床鋪大,而且非常整潔,甚至可以說有點過分,因為在所有公布的照片中,天宮空間站內總是那么井井有條,而且細心的朋友還發現很多出現在空間站內的物品都有一個二維碼,這究竟是干啥用的呢?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載人航天工程空間站系統副總設計師侯永青表示,這個二維碼可是為空間站的所有物品管理立了大功勞的,因為天宮空間站上有一個物資管理系統,這個管理系統的識別的就是二維碼。當有物體定位時掃碼標記,換位置也掃碼標記,甚至一個蘋果上也有二維碼,進儲藏室掃碼,出也掃碼,那么就知道這些物體位置在哪里,是否有超出保存期限,無論是找東西還是管理食品都非常方便。另一個關鍵是系統中即可馬上了解當前物資的分配情況,什么時候該安排一個“補給航班”,科學管理給我們提供了太多的方便,當然在倉儲與貨物運輸管理我國本來就是優勢項目,對于空間站這個“小項目”管理,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國際空間站的“亂”和天和核心艙的“簡”,到底誰更先進?與天宮空間站相比,國際空間站可是真的亂,大家擠在一起,亂糟糟的做實驗,頭頂與腳下,到處都是凌亂的線纜,四處都是裸露的設備,不過宇航員們還是在一起工作,亂也沒礙著大家完成試驗任務。其實做技術出生很多朋友并不是特別在意凌亂,因為實驗環境很多都是臨時搭建的,不要在意過程,技術支持就是要解決問題,所以能搞定就是王道,實用主義還是占了上風,因此也有人說了,中國空間站內搞那么干凈,怎么做實驗?不要為了干凈而放棄實驗機會。“亂七八糟”、“極簡主義”,究竟誰先進?準確地說國際空間站也想極簡主義,但很難做到!原因很簡單,國際空間站在設計之處確實考慮了標準化,但那只是各個艙室對接以及常規的標準要求上,對于各國習慣使用的那個標準,很抱歉,大家都有自己的國內標準。結果就是,隨著國際空間站不斷擴大,各種設備都往空間站搬,發現接口不一樣怎么辦?轉接不就完了?通信接口不統一怎么辦?拉一條線就能搞定,所以一個設備上線,東拉西扯,搞得像蜘蛛網一樣,但當一個任務還沒結束就開始下一個任務時就要頭疼了。而當初設計時也沒考慮那么多收納,因此宇航員的各種裝備都是直接“掛”在艙室里的,看上去又亂了不少,比如這張途中的各種長槍短炮,就在宇航員身旁,可是讓不少攝影愛好者流口水的。請注意兩側“墻上”掛的各種相機與鏡頭標準化是天宮空間站的“標準”仔細看過天宮空間站的朋友應該是發現不少端倪了,在航天員身后的“墻壁”上有很多抽屜一樣的東西,這就是標準化的設備柜,你會發現這些就像一個弱電通信機房中的各個模組,只要插入即可讓設備取電接好通信接口正常工作。因為天宮空間站里的設備柜與實驗柜有一個設計標準,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在2019年4月份曾編寫過一本《中國空間站科學實驗資源手冊》,其中刊發了關于實驗環境的描述:手冊里有一個設備單元的詳細尺寸描述,比如電源的電壓標準、電流標準以及通信接口等,從這個角度你就可以看出,我國的天宮空間站在設備準入上做了很多標準化的工作:并且要求這些標準化的設備單元可以“在線維修裝調操作柜”,這個要求幾乎就等同于將設備接入設備柜后就可以被全權管理維護,絕大部分工作條件下不需要再拆開管理維護,這一點估計是各位IT機房維護人員的夢想吧,因為可以遠程管理設備的IO接口真是太方便了。國際空間站也做了部分標準化,但水平遠不及天宮空間站,所以國際空間站的亂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而在未來實驗柜數量的規劃上,即使完成建設的天宮空間站“噸位”只有國際空間站的1/4,實驗柜的數量也能達到其2/3以上,就這個角度而言,先進程度不言而喻。中國空間站像專賣店2021年10月19日,Futurism又刊發了一篇關于中國空間站的評價:China’sNewSpaceStationLooksLikeanAppleStoreInsideItputstheISStoshame.中國的新空間站看起來像蘋果商店這讓國際空間站感到羞恥。內容也沒啥新意,差不多就是說國際空間站已經老舊了,到處都是亂糟糟的設備,像個垃圾堆,估計最多也就再撐個十年了,天宮空間站不僅提供明亮寬敞的鋪位,還給航天員提供時尚的太空健身房,和獨立的生活空間:withaminimalistwhiteinteriordesignthatlooksmorelikeanApplestorethanacrampedspacehabitat.簡約的白色室內設計看起來更像蘋果商店,而不是狹窄的空間站。it’ssocrampedthatastronautsaresometimesforcedto“sleepkindoftogether,wherever,”NASAastronautScottKellytoldTravel&Leisureearlierthisyear.NASA的宇航員斯科特·凱利在今年早些時候告訴《旅游與休閑》雜志說,太擁擠了,宇航員有時被迫“在任何地方睡在一起”。似乎還真的是這樣,不過這也不是常態,只是在臨時來訪的宇航員比較多時的應對政策,Attheendoftheday,though,welovetheISSforeverythingit’sgivenus,andforbeingaplaceastronautscouldcallhomefordecades.Butnowtimesarechanging,andit’snotthecoolestspotinorbitanymore.不過我們依然熱愛國際空間站,因為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切,以及作為宇航員們幾十年來可以稱之為家的地方。但現在時代變了,它不再是軌道上最酷的地方。我們似乎不應該這樣嘲笑國際空間站,至少它也曾經是人類唯一在太空的空間站,不過斯人已老,而長江后浪推前浪,現在是后浪的時代了。參考:https://futurism.com/china-tiangong-apple-storehttps://www.travelandleisure.com/trip-ideas/space-astronomy/what-its-like-to-sleep-in-spacehttps://futurism.com/bunks-chinese-space-station-enormous